作品


  返回
哀溺文
Elegy
導演: 許雅舒

劇照



  • 影片資料
  • 演出及製作
  • 獎項及放映
  • 導演簡介


製作地點 香港
製作年份 2014
長度 23' 00
色彩 彩色
語言 粵語對白,無字幕
類型 舞蹈錄像
拍攝格式 高清
影片簡介 哀溺文」唐 柳宗元 永之氓鹹善遊。一日,水暴甚,有五六氓乘小船絕湘水。中濟,船破,皆遊。其一氓盡力而不能尋常。其侶曰:“汝善遊最也,今何後爲?”曰:“吾腰千錢,重,是以後。”曰:“何不去之?”不應,搖其首。有頃,益怠。已濟者立岸上,呼且號曰:“汝愚之甚,蔽之甚,身且死,何以貨爲?”又搖其首,遂溺死。吾哀之。且若是,得不有大貨之溺大氓者乎?于是作《哀溺》。 唐 柳宗元寫的「哀溺文」,意在哀掉那為貪財連命都不要,也不醒覺的人。但貪財的人是在選擇掉與不掉財,但仲使我們脫去腰纏萬貫,我們仍能瀟灑地捨身而去,而不會被水(財)溺沒嗎?那是一種選擇,至少,他的愚蠢選擇,是一種選擇,而我們好像是沒了那選擇的能力。 借「哀溺文」的哀號,來反思,我們究竟活在這個城,有沒有選擇,且我們也不自覺的慢慢被水溺斃而不自知。我們還能不被淹沒嗎?「哀」也是哀歌,對於 這個城發出的哀號、悲嗚。我們在哀叫,想脫下、解下,那腰纏,但只會有更多爬上身,脫不下,身體的沉重,拖入,使空間不再注滿,隨著光視而去,看到出口, 也只能嚎叫而不能解脫。我們究竟脫去多少,才能自由;打破多少,才能離開?其實出口一直都在,只不過我們不敢踏出,也無能力踏出。看著出口的光線,如遙 遠,也被誘惑。踏出是如何的一種選擇。 大寫意、慢舞、身體、空間、擴張,對於空間的閱讀,我們還有選擇的能力嗎?這是一個關於慢舞、身體、空間、擴張的大寫意。由慢舞踏出空間,重索其實是我們的身體的不能擴張或大膽而困於想像的空間。
系列
發行及放映 查詢

參展後感想


「Asiatica亞洲影展是個很全面的影展,它歡迎所有電影片種,創造了一個平台予製片人去交流意見和加強溝通。其中,問答環節啟亦令人有所啟發,我們討論了早期的電影業、舞蹈電影、電影與工業,甚至討論了舞蹈電影的潛力。觀眾的問題亦很多變,他們都對香港和時事非常感興趣.. [更多內容]
「Asiatica亞洲影展是個很全面的影展,它歡迎所有電影片種,創造了一個平台予製片人去交流意見和加強溝通。其中,問答環節啟亦令人有所啟發,我們討論了早期的電影業、舞蹈電影、電影與工業,甚至討論了舞蹈電影的潛力。觀眾的問題亦很多變,他們都對香港和時事非常感興趣。我的電影對他們有所影響,而我亦從觀眾身上得到了很多很好的回應和建議。總括而言,對短片和亞洲電影業來說,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影展。而我在羅馬期間,也得到了一個很難忘的經驗。」


-《哀溺文》導演許雅舒得到第十五屆Asiatica亞洲影展 的邀請,並透過「香港短片新里程」計劃的資助,前往當地觀摩後感想。

* 資料由導演提供